首頁 > 國內 > 正文

香港跨性別人士墮橋案,媒體報道手法引質疑

香港跨性別人士墮橋案,媒體報道手法引質疑

  傳媒評論:跨性別人士大圍站墮橋案 四大報道手法惹質疑

  撰文:wm、py (G點電視實習生)
  編輯:Mo

  近日,霍姓跨性別人士從大圍月臺天橋高處墮下死亡的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在事件發生之后,多家媒體為此作出突發及事后綜合報道。公共場所高處墮下以及當事人的背景引來讀者很大回響,然而,報道手法卻招來不少批評。筆者分析各大報章的報道內容后,歸納出四大不專業的報道手法,望有關傳媒引以為鑒。

  不尊重事主對自身性別認同的意愿

  事發后,不少網上報章引用“男子”、“仔”等字眼稱呼事主,例如01新聞引述事主好友在臉書留言時,更在女性的稱呼上加上引號“希望‘她’能安息”。此類字眼不僅間接表現出對事主自覺是女性性別認同意愿的質疑,更背離了跨性別人士及事主的訴求,損害他們的尊嚴。

香港跨性別人士墮橋案,媒體報道手法引質疑


01新聞在女性的稱呼上加上引號“希望‘她’能安息”

  作為媒體,有責任尊重不同人及群體的訴求及身份并客觀地陳述事件內容。在這篇報道中,編者應引用“事主”、“當事人”及“霍姓”等中性字眼,避免不尊重及違背當事人意愿的情況發生。

  不斷消費事主的非主流打扮

  其次,01新聞及東網等媒體的報道再三強調事主在事發時身穿女裝的情況:“據知,霍男被發現時,身有女性衣物,初時故一度被人誤以為傷者是女性。”“……昨日墮橋后,因其裝束打扮,一度被誤以為是女性。”報章以獵奇的角度報道這起不幸事件,以無關痛癢的細節博取視線,一而再、再以三地強調事主穿女裝的性別表達,不僅有違傳媒操守,更以不恰當的報道手法消費這起悲劇,對事主及其親友造成二次傷害。

香港跨性別人士墮橋案,媒體報道手法引質疑


東網將著眼點放在事主衣著上

  再者,01新聞及東網進一步引敘事主生前協助攔截搶劫案一事,東網更以大量不相關的標簽作為報章標題:“大圍站墮橋男有性別認知障礙,曾穿裙助捉賊”,并再一次將著眼點放在事主衣著上:“他當時身穿黑色短裙、絲襪及短靴,聯同其他市民合力捉賊,惟遭人撲頭受傷送院。”以上節錄報道與這起不幸事件毫無關系,一次又一次針對事主裝扮的偏差報道方針更是令人不解。

  披露事主個人私隱,失傳媒道德操守

  更令人懊惱的是01新聞在報章中公開事主臉書生活照及學歷背景的報道手法。編輯雖于稍后刪除相關照片,但在首發報道中披露事主個人私隱,足以令死者在網絡上受到不必要及不尊重的注視和評論,同樣造成二度傷害。此舉實在有違傳媒道德操守、尊重事主個人私隱的基本大原則。

  死者已矣,披露死者私隱對事件沒有任何幫助,強調其生前打扮亦無助讀者關注跨性別社群,傳媒此舉不禁令人質疑是為了引起輿論而盲目滿足讀者的好奇心。處理相關報道時,其實只需提供事件基本資訊就可以了。如果希望讀者關注跨性別社群,可以在報道中引述關注跨性別議題的專業人士回應,或提議支援跨性別人士的方法。

  對跨性別人士的污名化

  在報道霍事主輕生一事中,01新聞用上大量篇幅講述事主身為跨性別人士的背景及其相關困擾,引導讀者把事主輕生一事與其身為跨性別人士身份作為因果關系處理。事實上,這起事件仍然有待執法部門調查,外人難以判定事件發生原因是否與報章提及的“病癥”直接相關。

香港跨性別人士墮橋案,媒體報道手法引質疑


01新聞描述事主“患上性別認同障礙”

  作為傳媒,絕對不能草率地為事發原因及結果牽上不符合實情的線,否則有違傳媒追求報道事實真相的出發點。更令人忍俊不禁的是,01新聞以描述事主“患上性別認同障礙”的術語作為此不幸事件的大背景,簡略地以“病癥”作為性別不安/性別認同障礙的歸類,有心或無意地污名化了跨性別人士面對的狀況。

  總體來說,在跨性別人士議題的處理上,01新聞的報道手法有以下垢病:一、將跨性別人士病理化;二、沒有進一步在跨性別議題上作出正確的資料補充。以上的不足導致文章內容未能為大眾提供對跨性別人士的正確了解,反而進一步標簽化了跨性別人士之異常性,縮窄了跨性別人士在社會上的生存空間。

  性別認同有“障礙”嗎?

  事實上,在最新版《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早以“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亦稱“性別焦慮”)取代“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identity disorder),定義是指一個人在心理上無法認同自己的生理性別所引申的各項社會標簽,相信自己應該屬于其他性別。這是一種精神醫學上的分類定義。有部分跨性別人士及研究人員也指出“性別認同障礙”視性別認同差異為障礙,這個詞強化了性別二元 ,二元的狹隘亦延伸為社會對跨性別人士的污名化及病理化 。相反,“性別不安”一詞著眼于跨性別人士對于原生生理性別及性別認同差異的不安感,臺灣精神醫學會亦指出有助于性別認同之多元,更重要的是為跨性別人士去病理化(https://goo.gl/rB914H) 

  雖然如此,有論述亦指出去病理化將影響政府對于跨性別人士進行性別重置手術的支援及資助。以澳大利亞為例,政府醫療沒有全面資助跨性別人士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加上相關技術落后于一般水平,令該國的跨性別人士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難以負擔相關醫療開支。性別重置手術對跨性別人士面對性別認同差異的不安感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性(https://goo.gl/1QReSu) ,而去病理化對減輕跨性別人士面對的社會壓力亦有著茲事體大的影響,兩者在跨性別平權的路上其實缺一不可,政府及有關當局應討論如何從中取得平衡。

  最后,附上這則報道的建議范文:

  7月8日下午4點56分,一名霍姓跨性別人士從大圍月臺天橋高處墮下,跌落大堂后重傷昏迷。當時有在場市民協助救援,醫護人員到達后將事主送往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搶救,惜搶救后最終不治。據了解,在大圍站事發一小時前,警方曾接霍友人報案,指在社交網站看見他留言透露死念。警方在接報后亦開始尋找事主,惟未能及時制止事件。警方目前仍需再詳細調查其自殺原因。

  相關文章:性別不安的困境 (https://goo.gl/ov9zRj)

  注解:

  ⑴ Fraser, L; Karasic, D; Meyer, W; Wylie, K (2010). "Recommendations for Revision of the DSM Diagnosis of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in Adul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ransgenderism. 12 (2): 80-85. )doi:10.1080/15532739.2010.509202.

  ⑵ Newman, L (1 July 2002). "Sex, Gender and Culture: Issues in the Definition,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of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Clinical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7 (3): 352-359. doi:10.1177/1359104502007003004.

  ⑶ 臺灣精神醫學會. (n.d.). 從“性別認同障礙”到“性別不安”. Retrieved from http://www.sop.org.tw/Dsm5/Folder/2013_02/003.pdf

  ⑷ Medicare Coverage and 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 - OUTInPerth - Gay and Lesbian News and Culture | OUTInPerth - Gay and Lesbian News and Culture. (2012). Retrieved from https://goo.gl/fWtXcD


網友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暫無評論...
三日內熱門評論文章

為您推薦
中超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