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 > 正文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2008年,安徽只身來到深圳打拼。與所有懷揣夢想的農村年輕人一樣,安徽嘗遍生活辛酸,最終才在金融行業找到事業的起點。在一家網絡公司做網絡聊天室的兼職主持人時,安徽在“同志聊天室”認識了自己的另一半葉劍斌。圖為安徽當年的寫真照片。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通過網絡聊天和私下見面,葉劍斌被安徽的“博學多知”吸引,而安徽喜歡葉劍斌身上的樸實。相識一周后,兩人確立了戀愛關系,一個月后就開始了同居生活。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因為安徽從事金融行業,賺錢比較快,“消費習慣比較隨性”。“化妝品都是一筐一筐地買,衣服一買也是十幾件,花錢特別沒節制。小葉很踏實,會過日子,我們在一起后他管著我挺好的。”安徽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安徽自稱“并非純粹的同志或雙性戀”。他在高中時跟一位女生談過戀愛。大一時,安徽追求一名女同學失敗,恰巧又遇上一個對他很好的男生,兩人就戀愛了。“愛應該超越性別,如果當時遇上的是一個特別好的女生,我也會結婚生子。2008年我炒股虧了60多萬,小葉還愿意跟著我這個窮光蛋,我就認定了他。”安徽稱。而葉劍斌與安徽不同,他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性取向,“從小就喜歡跟漂亮的男孩子一起玩”。圖為安徽幫葉劍斌做面膜。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2012年,安徽提出通過卵子捐獻和代孕要一個孩子。當時葉劍斌正飽受抑郁癥折磨,“他覺得要個孩子應該能給我帶來一點希望,因為我很喜歡孩子,孩子出生后我的病情真的就好多了。”葉劍斌稱。經過多番考察,他們最終選擇在俄羅斯合法地做試管嬰兒和代孕,卵子由一名德國模特捐獻。圖為香港,葉劍斌與剛出生的孩子合影。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從農村到城市十年奮斗,自己先天條件不足,外貌身高不出眾,遭遇不少歧視。相信像我這樣遭遇的人不少,只是我比較幸運遇上改變命運的機會,用科技改變下一代基因,有了混血寶寶,讓孩子不再走我的艱辛之路。”安徽稱。圖為安徽帶著孩子在小區里玩耍。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2014年,孩子在香港出生。“當時本來只想要一個孩子,但培育的三個胚胎都成功了,我覺得這是命運的安排,于是就把三個孩子都生了下來。雖然7位數的花費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預算,但現在看一切都值得。”安徽說。三個孩子都是男孩,這是決定代孕生子時就商定好的,因為“擔心以后孩子的性教育問題”。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三個孩子生物學上的父親都是安徽,但葉劍斌一直將他們視如己出。葉劍斌坦言自己脾氣暴躁,害怕孩子遺傳自己的壞脾氣,所以沒敢要。“更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那么久,他的就是我的,如果我再生一個,難免分你我。有人問,我從來都說是我們的精子(培育胚胎)。”不過為了給葉劍斌安全感,安徽在深圳給他買了幾處房產,“其實物質只是其次,孩子才給我帶來了真正的安全感。”葉劍斌稱。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孩子出生后,安徽的母親從老家來到深圳幫忙照看。“我沒有嚴格意義上對家人出柜。我從小比較獨立,父母對我的事情也沒有太多干預。媽媽是教師,文化水平相對較高,孩子出生后就更沒過多過問了。”安徽說。圖為安徽的母親在家里陪伴孩子。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而葉劍斌在家里安排他相親時,才向父母出柜并告知他們“已經有孫子了”,不要再逼自己結婚生子。“2015年3月父親查出肝癌后就當面說開了,2017年媽媽還來照顧了一個月的孩子,回老家時我叔叔還特別驕傲地馱著孩子滿村炫耀。”葉劍斌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與異性戀家庭一樣,葉劍斌也得面對“婆媳關系”。“在孩子的教育問題上難免有分歧,但我畢竟是男人,不糾結細節都能過去。他媽媽很偉大,能接受這段關系,接受我。有時他出差,他媽媽還會做好飯親自送到公司,是真拿我當親人對待。”葉劍斌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每次安徽一家人出行總會引來旁人的注目,“是混血兒嗎?是三胞胎嗎?好可愛可以拍照嗎?”安徽和葉劍斌仿佛早已對這些好奇習以為常。“我老家是皖北農村的,一步步從農村走出來,在股市上賺多少錢都不算成功。目前為止最大的成功就是生了三個兒子,雖然辛苦但是很開心。”安徽說。圖為2017年3月,安徽一家人在超市被“圍觀”。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逛完超市,一家人去餐廳吃飯,兩人因為喂孩子的食物溫度而發生爭執。“跟其他家庭一樣,我們對待孩子也是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葉劍斌說,“安徽對孩子處理方法偏冷靜和理性,像嚴父,而我就比較溺愛孩子。”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只要在家,葉劍斌每晚都會幫孩子們洗澡。“有人擔心同志家庭中,孩子的成長會母愛缺失,其實同志里頭有‘零’的角色,指的不只是性,更多的是愛,我覺得我給予的只是不同的母愛。”葉劍斌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安徽坦承自己在家庭里更多承擔了父親的角色:“母愛是由男性還是女性傳達的并不重要,金星就是變性人,她就沒有母愛嗎?況且很多直男家庭的母愛也未必稱職,我們努力給孩子創造良好的家庭氛圍,這不是母愛缺失,只是形式不同。”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然而隨著孩子長大,安徽和葉劍斌不得不面對孩子生物學母親的問題。“如果將來孩子們問及媽媽在哪里,哪怕要去找媽媽,我們都會坦然相告,這是他們的權利。”安徽至今仍與卵子捐獻者保持聯系:“每年孩子生日她都會給我們發信息,我也給她發過孩子照片。”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安徽代孕生子的經歷在同志圈吸引了很多同志朋友的關注,不少人通過信息向他“取經”。也有直男但無法生育的朋友向他討教,安徽都很樂于跟他們分享經驗。“同志代孕生子現在還不普遍,而且以后也很難普及,因為這不僅有資金門檻,更需要當事人做好心理建設和人生規劃。”安徽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雖然安徽主要從事資產管理行業,但他一直對醫療很有興趣,“后來發現西醫抗衰老很好,反正自己也有需求。2010年就開始支持小葉做醫療,在國內做一些面膜之類的抗衰老產品。”2015年,他又支持葉劍斌在泰國和海參崴開設了兩家醫院,事業發展的越來越好。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在公司,并非所有的員工都知道安徽與葉劍斌的關系。“我們不會避諱也不刻意去說,但公司里也有一些員工是同志,所以他們也知道。”圖為兩人經常買花去公司布置,在樓下碰見了公司的女員工,她湊上去聞了聞花香。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安徽每個月都會去兩三次花市,葉劍斌不出差的話也會一起去購買花卉。“我天生就喜歡有生命力的東西,每一個生命都需要被尊重,除了買的,我家還有很多綠植是人家扔掉我撿回來的,讓這些生命回歸生機勃勃的狀態很有成就感。”安徽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2016年3月,安徽一家搬到如今300多平米的住處。“這里距離公司近,更重要的是能給他們一個更好的環境,這應該是每一個父母都希望的吧。有了孩子之后我特別強大。”安徽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隨著孩子逐漸長大,難免會面對同學的指指點點。對此安徽認為高素質的家長培養的孩子不會有這些“蜚短流長”,內心強大的人是不會通過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的。所以自己努力賺錢讓孩子能在“高層次環境”成長。“深圳是一個很包容的地方,像我們這樣的家庭也不少。一個朋友的正在讀6年級的孩子都能坦然告訴同學‘爸比很愛爹地’,這就是家庭和社會對孩子成功的心態教育、理性培養。”葉劍斌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當然,安徽也深知家庭對孩子的成長影響很大,對于孩子將來的性取向問題,安徽和葉劍斌表示即使孩子成為同性戀“也能坦然接受”。 安徽認為,“同性戀有先天和后天因素影響,青春期里如果有人刻意引導確實容易成為同性戀,但并非成長在同性戀家庭就會成為同性戀。”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由于在海外有事業,安徽和葉劍斌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出差,但兩人盡量錯開出去。“常常一出去就將近一個月,只能每天視頻。”葉劍斌說。圖為葉劍斌出差前往俄羅斯前,孩子在安徽懷里不舍地大聲哭泣。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雖然家里聘請了一名保姆和一名生活助理,葉劍斌出差后,安徽要料理三個孩子的日常起居還是忙得不可開交。“他們每天早上6點半就要起床,我夜里一般都會工作學習到一兩點。”安徽說。圖為起床后,安徽會習慣性抱著孩子一起看會兒書。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8點半左右,生活助理駕車將安徽和三個孩子送到了幼兒園地下車庫。三個孩子現在就讀于一所有外教的國際幼兒園,每個月每個孩子學雜費8000多元。“他們園長很有愛心,孩子放在那里很放心,我也比較認同這里的教學理念。”安徽稱。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下午四點,安徽如往常般來到幼兒園接孩子,老師告訴安徽“老大有點發燒”。安徽的父親因患食道癌于2016年去世,安徽稱父親在世時格外疼愛老大。父親去世后,老大“仿佛察覺到世上最疼愛他的人不在了”,常常很沒安全感,身體也不如以前強壯了。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天晚上,安徽下班后都會回家跟孩子一塊兒洗澡,在他看來這是一天當中最放松的時刻。“一邊給他們沖澡一邊唱歌,一天的疲勞都值了。”安徽稱。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出差大半個月后,葉劍斌回到了孩子身邊,兩人帶著孩子一起吃早飯,孩子們指著電視喊著“哥哥和阿比”。“我是阿比,他是哥哥。”葉劍斌說。在兩人看來,孩子叫他們什么無所謂。“叫我哥哥還顯得我年輕,叫他阿比,是因為小時候叫爸比發音不準,所以一直將錯就錯了,但這里確實有點想平衡的因素。”安徽笑稱。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葉劍斌每次出差后,都會抽一段時間盡量陪著孩子們。“小葉對孩子溺愛,他們就特別粘他,我有時候還笑他用這一招讓孩子離不開他,我就離不開他。”安徽說。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葉劍斌出差期間,家中老大打翻熱水瓶燙傷了腳,葉劍斌回來后心疼不已。圖為葉劍斌、安徽以及生活助理幫助孩子換藥。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晚上9點左右,照顧三個孩子睡著后,安徽和葉劍斌通常又會返回公司加班,這是兩人多年奮斗養成的習慣。“我資產管理的客戶有500多人,這幾年的客戶年化收益率150%以上吧,業績亮眼,誰會在意你的性取向,很少有人因為庫克是同志不用蘋果手機吧。”安徽稱。


深圳一對同志花百萬 代孕生下三個混血寶寶


安徽與葉劍斌已經共同生活了9年有余。今年5月,臺灣成為了亞洲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地區,但兩人卻沒有計劃去臺灣或者其他承認同性婚姻的地區“領證”。“我熱愛這片土地和這里的朋友。我堅信中國會逐步開放,要領證也是在中國,去美國領證是對中國投棄權票。其實孩子本就有機會拿美國國籍,但最終選擇香港,也是不違反大陸法律又可以留在中國的折中辦法。”安徽說。圖為2017年3月,安徽一家人的合影。


網友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暫無評論...
三日內熱門評論文章

為您推薦
中超联赛